世纪交易:微软当年如何击败苹果 收购PowerPoint

(原标题:世纪交易—微软如何击败苹果以1400万美元收购PowerPoint)

世纪交易:微软当年如何击败苹果 收购PowerPoint

PPT已经变成了耳熟能详的一个办公工具,是微软Office套件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可是你知道微软是怎么把它弄到手的吗(PowerPoint是微软的第一笔重大收购)?你知道苹果也曾垂涎这个产品吗?曾经在Forethought帮助创造了PowerPoint、后来到微软负责管理PowerPoint发展的Robert Gaskins为我们讲述了这笔1400万美元的收购故事。


第一份出价

我们在1987年2月22日举行了发布活动,比原先预订的日期提前了2个月。4天后,我们就收到了一份微软对PowerPoint的报价,这完全出乎了我们的预料。

盖茨告诉我们说不管方式如何微软绝对会进军演示的市场,并把PowerPoint视为最好产品,希望能得到它。

他希望马上收购我们的产品,现金支付。开发者将继续呆在Sunnyvale远程工作,至少刚开始的时候是这样,而其他所有的职能都由Redmond(微软总部)那边处理。

3周之后的1987年3月13日,我们在硅谷跟JonShirley(微软总裁)和Jeff Raikes(应用市场负责人)吃了一餐饭。他们重复了类似的报价,但是这次说得更详细。他们告诉我们说他们内部也有一个做演示产品的商业计划,而且人员也已经分配到位了,但是他们希望通过收购产品来加快进度。

他们的出价是给投资者530万美元,外加给开发者提供奖励措施。他们只对PowerPoint感兴趣,说预计我们(Forethought)的另一个产品FileMaker Plus for Mac在Windows平台不会受欢迎。

报价似乎给对PowerPoint的信心投了信任票,但是terms的其他部分就没那么吸引人了;那点钱给不到投资者足够多的回报。还有,前一周我们已经收到了另外两份收购报价,对方是认真的。

推出 PowerPoint,收到第二份报价

所以我们决定稳坐钓鱼台,先发布PowerPoint再做下一步打算。其他的可能性还有机会。一家潜在的担保人可以帮我们运作IPO,Baer & Co甚至已经安排好跟我们谈了。感谢负责研发的(PowerPoint软件设计研发负责人)Dennis Austin和Tom Rudkin(我们先设计实现了Mac版,未来的Windows版由他负责)英雄般沉着的努力,PowerPoint软件的最后细节还在按部就班地一一落实。

此后我们又陆续收到了微软挤牙膏式的报价,每次都比上一次条件更好,但是不同报价之间差异搞得很复杂。显然有一些是即兴发挥的东西。

1987年4月28日星期二,在产品推出2周后,我们花了整整1天的时间来接待到访的微软谈判团。大家讨论了收购结构。微软那边考虑的东西比我们还多,他们提供了3种模式:

1. “开发者中心”—只有开发者远程办公,为了保持联络可拜访Redmond。

2. “产品中心”—项目管理制,负责产品规范加上开发、文档和测试。

3. “业务中心”—成为独立的业务部门

他们优先考虑(2)产品中心,即把营销等其他部门并入Remond。这三个方案中开发者都还是继续呆在硅谷。

1987年5月13日,在经过了法律审查后,微软正式发出了收购要约。

“这次的出价是10万股微软股票,当时的价值大概是1200万美元。”

1年前微软的股票价值比IPO时增长了5倍。这次的出价比2个月前3月13号(产品推出前)的那次高出了2倍多,所以说我们在提高价格方面取得了进展。

收购要约里面的一些细节令人吃惊。跟我们之前在Forethought讨论的东西不一样的是,这次整个业务都要完全搬到Remond去,包括开发部门,不留任何东西在加州。作为交易条件,关键员工必须同意搬到Remond去。

然后还有一次御前表演:“技术与尽职调查的一个必要环节是盖茨与Forethought的Bob Gaskins在5月18号当周或当天后尽快会面……”

我是收购要约里面要求进行审查的唯一一个提到名字的人。

苹果、Borland和施乐等也开出报价

1987年6月10日,Forethought董事会召开年会。我们讨论了收购报价。首先是微软的。我事先已经准备了一份建议书给董事会,提议我们应该寻求被微软收购。那次会议上我们还讨论了苹果(报价未敲定)、Ansa 以及 Borland(出价 1800 万美元现金收购,保证一周内采取行动)的收购报价,还有施乐的一项非常复杂的报价,对方要求的是PowerPoint的独家销售权,出价超过1800万美元。最后会议以一份纪要结束,管理层就方向达成了一致:“我们的真正议程是拿到微软 offer,出价要高,条款要明了。”

具体来说就是要尽快联络微软看看能不能报价高一点,要求少一点。如果可以的话就接受。否则的话就联系Dave Marquardt(VC 投资者,在微软董事会有席位)让他跟我们的VC投资者继续谈判。

致电微软后我们又收到了进一步的报价,但是条款还是不够清晰。这次的offer是把我们做成 “产品/营销中心”,开发和部分营销人员会留住硅谷,总共大概15到20人。其他所有人,包括全部销售在内都会搬到Remond。报价提高到1500万美元,不过是按照900万基本费用+8个月每Mac版PowerPoint产品75美元的“版权税”兑付,按期发布Windows和OS/2版之后会追加奖金。然而,这份新的报价支付的是现金而不是微软股票,这一点解除了我们投资者的一个犹豫。

“人员留在硅谷这一点很好,但是“版税”这个新想法似乎太复杂了,没必要。”

我们继续想办法取得进展,让代表双方的VC—Phil Lamoreaux和Dave Marquardt一起见面。他的意思是投资了Forethought的VC对接收微软报价是有兴趣的,但是(1)报价略低了一点 (2)结构得改进。目标是快一点结束。

Marquardt指出对于微软来说只是一个“做还是买”的决定,而他们已经决定要买了。他们看过3家公司,我们是唯一一家还在清单上的,所以我们也有成交的动机。Marquardt次日(1987.6.22)会请求Jon Shirley介入,力争在1周之内结束交易。

与微软成交

3天后的1987年6月25日,大概是上午11:30,我们收到消息:微软同意以1400万美元的价格现金收购。JonShirley说他视这笔收购为不可变更,需服从财务、法律及技术方面的尽职调查。相对于之前的offer,我们会成为 “业务部门”,在加州有一个固定办公地点,相对于系统部门的若干类似的自包含组织来说,这种安排是应用部门的第一个。

作为应用部门的一部分,我们作为应用执行副总裁(Acting VP of Applications)直接向盖茨汇报。交易是1400万美元纯现金,外加一些激励措施来吸引我们的员工加入微软。不能成为PowerPoint Business Unit一员的Forethought员工均可在微软总部或者分支机构拿到一份合适的工作,或者提供离职金,微软希望 “多付一点代价” 以确保每个人都得到很好的对待。

1987年7月9日下午3点,我们在Forethought内部宣布了被收购的消息。JonShirley和Jeff Raikes也亲自过来了。Jon公务那么繁忙还是抽出时间过来跟大家简短见面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加入微软大家庭

我过去(可追溯到1983年)经常跟Jon Shirley打交道,对他的睿智和直率印象特别深。在这个场合下他的讲话很朴实且令人信服,没有浮夸的东西,并且非常周到地考虑到了第一次听到正式消息而不是谣传的Forethought 员工的关切。

Jon开头说的第一句话是这是 “微软的第一笔重大收购。”他们要寻找的是伟大的产品,出色的人才以及互补的愿景,而Forethought符合这三个条件。

世纪交易:微软当年如何击败苹果 收购PowerPoint

1992年,在沙丘路2460号图形业务部门的微软员工,Robert Gaskins位于第二排右起第3位



他继续说PowerPoint“不仅伟大,而且也是先驱产品—是一个重要的新品类,是具有领导力的产品。”(我当时想,要是3年前我们项目一开始就能想到这些话的话事情就容易多了)

Jon说了很多东西,甚至连我都安心下来。微软希望打造一支真正的团队,去做图形产品。在硅谷的位置对他们很重要,不是所有最好的人都能进微软的。对于微软来说在别的地方有新的开发中心是很重要的,而这里就是第一个。从现在开始的1年后GBU(图像业务部门)的人就会比收购时Forethought的全部员工还要多,1年 之内我们就得搬到一个更大的地方去了(这一点让我确信 “永久部门” 计划是真的)。

微软的主要资产是人,公司的打算是把Forethought所有人都安置到微软里面,他们“从来都没有解雇过一个人”。

Jeff Raikes强调,虽然我们在远离帝国的地方,dandy仍将成为微软的一等公民,跟Remond的那些人一样:每个人都有私人办公室,可在全球范围内接收邮件(在1987年这可是非常少见的特权),还包括慷慨的公司福利,我们全员都将出席在西雅图举行的公司大会。

天时地利 + 合适的产品

所以,我们推出的PowerPoint的时候微软正好确定了他们需要同样的产品并且正在寻求收购来替代最初的内部开发计划。盖茨最初(我们产品推出前)考虑的价格是价值500万美元的微软股票,但在我们成功发布产品(第一天就卖光了)并备受好评后,我们设法拿到了3倍的估值(并且是以现金支付),这使得交易对我们的长期投资者的吸引力大为增强。

结果最好的一点是被收购后的头5年我们的相对自治性有了很大的保障。因为我们作为独立运营公司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并且推出过不止一款产品(而且我们在谈判中处在有利位置),所以我们成为微软应用部门内的第一个“业务单元”保持独立性似乎是有道理的。如果我们只是一小撮开发者的话,也许结局就不一样了,估计这帮人最后就只能安插进微软的现有部门了。

“正是因为多了5年真正的独立性,再加上背靠微软的影响力和资源,才使得PowerPoint的长期成功有了保障”

(在1993年退休前Robert把PowerPoint发展成了年收入达1亿美元的业务单元)

我曾经建议不要给交易设定附加条件,但私底下还是希望我们都能继续留在硅谷而不是搬到 Redmond 去。成为微软的一部分固然是天赐之福,但是成为微软一部分同时还能待在旧金山那简直就像进入天堂。

如果我们能避免搬家,事情当然就完美了。不管怎样,我们最终还是成功了。事后我经常开玩笑说 Forethought收购交易的这一通折腾其实不过是我的一次精心策划,为的是既能谋到一份微软的工作,同时又不用搬到西雅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